李成龍:一顆紅心向紅山
日期:2019-11-29 15:38:12  发布人:050032  浏览量:3 打印本文

一顆紅心向紅山

——訪我校離退休老師李成龍


 



    李成龍家中客廳的一面牆上,一張畢業照格外引人注目——國家領導人毛澤東、朱德、周恩來與1964屆中國人民解放軍測繪學院畢業生合影留念,意氣風發的李成龍身著軍裝在照片裏顯得格外青澀。

    李成龍在畢業時曾向系領導寫下決心書:“堅決服從黨和國家的需要,願意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工作,願意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工作。”

    系領導根據他的決心書和在學院的優秀表現選定了他和其他兩個人到8023部隊工作。從此,他紮根荒漠戈壁,22年,部隊嘉獎三次,將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獻給了祖國核武器事業。

1966年,李成龍加入中國共産黨,用一生踐行對黨的承諾。

 

保守黨的秘密,隱姓埋名報祖國

    8023部隊在馬蘭,馬蘭是我國核武器實驗基地,基地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境內,試驗場在羅布泊戈壁灘,其主要任務是配合我國核武器研究和生産部門,共同進行所有核武器的試驗工作。因爲部隊工作的保密性,李成龍並不知道自己畢業後所去部隊的工作地點、性質、任務。反而覺得自己深受黨和組織的信任,心中很有一些自豪感。

    李成龍懷揣一腔報國熱情,離開了繁華的北京城,經過三次轉車,抵達馬蘭第一招待所待命,當他聽到我國第一次原子彈爆炸成功的喜訊,心中感到無比高興,並爲能在基地工作感到光榮。當時新分配的大學生要下連當兵鍛煉,李成龍被分到基地工兵124團,隨連隊去核試驗場執行任務。待場區所有實驗前的准備工作完成後,1965年,514日,李成龙和战友在核试验场观看了第二次原子弹爆炸,李成龙说:“当时我们心情非常激动,大家歡呼雀跃,并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祖国万岁!’。”

    当记者问及李成龙的大学同学情况,他说:“初到部队人员都要进行保密教育,学习保密手册,要求大家对部队之事守口如瓶,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保守住国家的秘密,因此,我与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来往的亲戚也矚g唷!彼的妻子经他人介绍后写了一封信给他,那时正好遇上李成龙外出执行任务,那一封信走了大半年才到李成龙手中。婚后第三年,李成龙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来到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研究所的驻地——红山,妻子这才知道丈夫做的什么工作。1986年,李成龙转业到郴州师范专科学校圖書館工作,他只默默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对自己参与祖国核事业工作只字不提。当记者向曾与李成龙在圖書館共事的退休教师李有根说起李成龙转业前的经历时,她感到很惊奇:“我完全不知道李成龙转业前是干什么的,他真能藏啊!”

 

服從黨的命令,艱難困苦渾不怕

    李成龍下連隊去的核試驗場方圓200公裏是荒蕪人煙的沙漠和戈壁,晝夜溫差大,有時狂風裹著沙塵刮得天昏地暗,從食堂打來的飯菜夾雜著沙子,大家住帳篷,幾個人洗一盆水,幾天洗一次澡。建測試工號,大家不畏勞苦,晝夜趕工並順利完成工作任務,期間李成龍還被評爲“五好戰士”。

    19658月,李成龍結束下連當兵鍛煉,從新疆馬蘭來到北京通縣保安胡同一號研究所資料處負責核方面的圖書情報收集。李成龍大學所學的知識在這裏完全派不上用場,一切都得從頭學起。他在戰友陳長英和李永泰的幫助下盡快熟悉業務,白天照常工作,晚上挑燈學習科技文獻搜集、分類、編目等業務知識。

    1967年,研究所整體搬遷到紅山。紅山位于馬蘭西北約40公裏的天山深處,四面環山,海拔2000多米,遠離城市和鄉村,與世隔絕,氣候幹燥,條件艱苦。雨天,喝的是用明礬過濾的河水,新鮮蔬菜很少,一年之中大多吃的是“老三樣”——土豆、白菜、蘿蔔,爲了貯存,家家都挖有2米多深的菜窖儲菜。李成龍一家,家屬每人每個月可以領到半斤糖、半斤凍肉、三兩油、五斤大米、十斤面粉,其余都是當地非常粗糙的苞谷粉。

    再苦再難,李成龍都堅持了下來,在紅山一呆就是22年。

 

忠于黨的事業,默默奉獻永不悔

    李成龍和戰友在場區修路的地方離第一次核爆炸不太遠,他還能看到鐵塔因核爆而出現的嚴重彎曲的情景,爲了完成任務,顧不上有沒有核汙染。他在和記者交談的過程中,李總是不停地撫摸肚子,細問之下才知道,他曾因直腸癌動過三次手術,腸子被切了30多公分,因为感染化脓,小肠裸露在外,曾覛g仁莸70多斤。多次在生死邊緣徘徊也沒有讓他後悔自己一生的抉擇。李成龍回憶:“大約5歲那年,我親眼看見日本鬼子進村掃蕩,並聽說鬼子侮辱一名村婦,我對日本鬼子的暴行有種切齒的恨,也因此,我立志要當一名軍人,保家衛國,報效祖國。”1961年,他不顧家人反對報名入伍,並保送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測繪學院,圓了自己的軍人夢。“沒有中國共産黨就沒有自己的今天,爲黨的事業奮鬥終身,我青春無悔,生命無怨。”李成龍說這句話的時,眼神裏充滿了堅定。

    李成龍是家中獨子,1970年父親病危,爲了等他歸來,老父親不吃不喝7天才斷氣。接到家裏頻發的急報,李成龍沒有回家。不是他不想回家,但從紅山到郴州,往返行程超過半月,如果趕回去,也難見父親最後一面,再者基地工作繁忙他也抽不開身。忠孝不能兩全,沒能見上父親最後一面成了李成龍一生的遺憾。

    李成龍的妻子說:“馬蘭是一個做貢獻的地方,也是一個流淚的地方。”爲了收集核技術方面的情報資料,李成龍顧不得妻子常年忍受高原反應的折磨,顧不得孩子的教育。李成龍的大兒子告訴記者:“在紅山,漫漫的荒漠就是幼時的遊戲場,對父親我有過抱怨,但也能理解他,爲父親堅持這份工作的奉獻精神而自豪。”當歲月的車輪碾過那片戈壁時,他的臉上留下了車轍;當荒漠的風沙在天空狂舞時,他的眼神顯得不再澄澈。22年,他將一腔熱血獻給了紅山,戈壁的風沙吹散了他的姓與名,但李成龍從不覺得這是犧牲。他說:“黨的需要,就是自己的需要。”

 

核發:050032 點擊數:3 收藏本頁